1958年5月4日胡適講「共產黨為什麼清算胡適思想」

​胡適先生訪談原音重現

       為什麼共產黨在大陸上在這幾年來繼續不斷地,可以說清算我,清算胡適的思想,清算胡適的幽靈、胡適的鬼、胡適留下來種種思想的毒素;我這幾句話都是引大陸上的共產黨刊物裡面的材料。現在可以說共產黨印出來的書,我們在海外所能得到的,在自由世界所能得到的共產黨印出來清算我的思想的書,至少我所看見的,有三百多萬字以上。為什麼共產黨到現在還要清算我、清算我的思想、清算我的幽靈、清算我的鬼?時間不很多,簡單的說,我認為共產黨清算我的思想有幾個理由。

 

        第一個理由,因為胡適的思想是一種自由思想,是提倡思想自由的思想,我在四十年來如一日,四十年來不斷地提倡人要自由,一個自由的國家不是一班奴才能夠造成功的。只有能夠自由的人,愛自由如生命,愛自由如麵包,愛自由比麵包還重要,比生命還重要,只有這一種人才可以造成一個自由的國家。這是第一點。共產黨是不贊成,不容許有思想自由的,所以這是清算我的思想的第一個理由。第二個理由,就是我四十年來總是提倡一切思想一切主義都不是絕對的真理。沒有一種東西可說是絕對的真理,沒有一種東西可以說是不容許人家懷疑,不容許人家來反對的、批評的。我總說一切的主義、一切的思想,都可以算是待證實的假設。沒有證實的時候,都是一種假設,都是一種提出來的假設的解釋。只有證實了才可算是真理。而到了某種時期,這種已經證實的真理也許被更新的真理可以取而代之;沒有一種絕對的真理,也沒有可以做為天經地義的信條。我是反對,換句話說,第二個理由,共產黨要清算我的思想,因為我四十年來總是反對所謂教條主義,反對Dogmatism,反對教條主義,不承認有甚麼可以做為天經地義的這些主義思想。這是第二點。第三點,我這四十年來,沒有別的事,我就提倡思想的方法。這個思想的方法不是完全是外來的,也不是完全是國貨,是世界人類的常識裡面,常識經過一種訓練,受過一種紀律的方法。把人的常識受過一種訓練、經過一種紀律,拿來思想,拿來推理,拿來作推論,這種方法就可以講是科學的方法。這個方法有幾個部分,第一個部分是要有懷疑的態度,不要,剛才我講過的,不要把任何教條、任何思想看作絕對的教條,可以說是天經地義,沒有這種東西。要懷疑,要持一個懷疑的態度。等到,三個不相信,等到你自己覺得實在是非相信不可了,才可以相信。第一點是懷疑的態度、批評的態度,懷疑的。第二呢,凡是沒有證實的時候就可以說是假設。我有一個假設,我提出一個懷疑,提出一種假定的思想。最要緊的一點,第三個部分,就是要證實。證實,用種種法子,種種證據,要找證據。找事實、找證據,跟著證據走,證據帶你到哪兒就跟到哪兒。跟著證據走,處處拿證據來。拿了證據來,跟著證據走,不要違背它。證據帶你到甚麼地方,你跟到甚麼地方。證實了,經過了證據的證實,才可以算是真理。這個三點就是我所說的思想的方法。這個方法,我常說這是一種防身的工具,救命的毫毛,是可以使得我們年輕人,使得我們一切人可以用這個方法來抵抗種種教條、種種武斷的思想。可以使我們有了幾個救命的毫毛,這一根救命的毫毛,有一個防身的法寶,可以不受人欺騙,可以不受人牽著鼻子走。我從前常說,被孔夫子牽著鼻子走固然不算好漢,被朱夫子牽著鼻子走也不算好漢;但是被Marx(馬克思),被Lenin(列寧),被Stalin(史達林),被Khrushchev(赫魯雪夫),這班渾人牽著鼻子走也不是好漢。所以我給人人一個防身的工具,幾根救命的毫毛,有一個不受人欺騙的思想,來抵抗種種武斷主義、教條主義。因為這個緣故,所以共產黨不承認不容許我的思想在大陸上還存在。不過我現在可以說,這個共產黨清算我也是枉然的、白費的一種工作。我這種思想因為是根據人類的常識的,剛才我說過,這個思想的方法,不是我的方法,也不是西洋的,也不是中國的國貨,而是一個人類的常識的一個思想的方法。人類抵抗教條主義,人類要想不受人欺騙的一個方法。所以共產黨要清算我不要緊,要清算這個思想的方法,它是不會成功的,一定會失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