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3年1月14日,胡適在自由中國之聲電臺答曾虛白有關中共清算「胡適思想」諸問題的節錄
共產黨統治之下沒有不說話的自由

​胡適先生訪談原音重現

曾虛白 問:

適之先生,近年來大陸上有許多知識分子,有些還是您的朋友,發表文章罵您,批評您,清算您的思想,說:「胡適的思想,是敵人的思想」,適之先生,您對這些清算胡適思想的運動,有什麼感想?
 

胡適  答:
曾先生,我曾經說過,在共產黨統治之下,不但沒有說話的自由,更重要的是人人都沒有不說話的自由。大陸上有些文人,有些學者發表文字罵我,清算我的思想,這都是大陸上沒有不說話的自由的鐵證。我一百分地同情這些可憐的人,這些可憐的朋友們,可憐他們沒有不說話的自由,我一點也不怪他們。我不但不怪他們,我還要感謝他們。感謝他們什麼呢?我感謝他們在鐵幕裏,替我宣傳我的思想。

 

曾虛白 問:
適之先生,究竟共產黨為什麼要清算胡適思想?為什麼共產黨要把胡適思想宣告成敵人的思想?

 

胡適 答:
曾先生,我想,這都是因為共產黨的的確確地承認胡適思想是共產黨的敵人,老老實實地承認我的思想還有反對共產黨危險的力量。

 

曾虛白 問:
適之先生,請您自己說,胡適思想究竟有那幾點是共產黨的敵人?

 

胡適 答:
曾先生,我在這幾分鐘裏,當然沒有法子可以自己述說我的思想。我現在只能夠提出來共產黨最害怕的是那幾點,特別是兩點:第一,我提倡自由,我一生主張在一個文明的國家裏,人民必須享受思想的自由,信仰的自由,發表思想的自由,――發表思想的自由就是言論自由。這都是共產黨統治之下,絕對不允許的,因為共產黨最怕的是「自由」。所以我的自由主義,我的提倡自由,是共產黨認為最危險的敵人,這是第一點。第二,我提倡懷疑,我一生反對武斷主義,反對一切的武斷主義,反對一切的教條主義。我相信一個自由獨立的人,對於思想,對於一切思想,一切主義,一切信仰,必須先要經過一道懷疑,而後可以相信;必須仔細考究過,然後可以相信。我在這二三十年當中,我到處宣傳科學大家Huxley(赫胥黎)的話:「我們必須要嚴格地不相信、不信任一切沒有充分證據的東西。」我們對於一切的信仰,必須說:「拿證據來。」凡是沒有證據的東西,凡是禁不起懷疑的東西,都是不應該信任的。共產黨要人人做到馬列主義的奴隸,只許信仰,只許迷信,而不許懷疑。所以我的懷疑主義是共產黨一個最大的敵人,這是第二點。